枭梦(一)

啊莫莫速度好快,搬完文期待更新( ̄- ̄)

风轻墨:

为国捐躯乃此生之梦,


无论是哪个党派,能光复中华大好河山者,必为之粉身碎骨。


遇见他,不知是此生之幸,还是此生之难?


爱上他,不知是缘还是劫?


铁骨铮铮,柔情似水,在那个动乱的年代留下一场注定无法流传的爱恨情仇。他们都曾经存在过,只是被遗忘了。


 


(一)


历史的进程总是由动乱开始,到动乱结束。纷纷扰扰中有人出现,也有人消逝。无论多么大的人物,过了那个时代,又有多少人还能记得?


民国十二年,军阀迭起,硝烟暗涌。时不时的会传来些许动乱的消息。在战火尚未波及的江南古镇,表面上平静如故,带着偏居一隅的自欺欺人的优越感,把一切的危机都阻隔在了四面城墙之外,自顾自的过着纸醉金迷的日子。却也还有着关心时事的人们披着剪了一半的辫子,露着光洁的半拉脑瓜,坐在说书的茶楼里,听着那说书先生讲着当今的形势。


“今天下军阀割据,群雄迭起。大大小小军阀不下百个。不过为大者不过是四阀。吴传一独占关东,凭地利成为第一巨头。其弟吴傅一,不靠其兄之名,独自打拼为为红颜,霸住了江南六省。除吴氏兄弟外,还有占北平,挟天子以令诸侯的郑裕凯以及握西北四分之三河山的孙耀芳。


吴传一大帅有妻妾五人,个顶个美艳,吴大帅齐聚旧朝郡主,大家闺秀,将门虎女,贫门幼女,戏班台柱于一身,仍其乐融融,则被传为佳话。五位夫人共出四子三女,尤以三子兆庭最为出色。吴大帅一向风流倜傥,沾惹风流债到无数。如今虽年岁已高,仍不改当年风采。


而其胞弟吴傅一大帅与之刚好相反,确是那公认的痴情种子,飘零半生才娶到挚爱的女子,便再也不肯纳妾。夫妻间琴瑟和鸣,举案齐眉,儿女双全,倒真是和和美美。长女兆云,人如其名,才貌双全,又自由在军中长大,有勇有谋。可是真正的巾帼不让须眉,在我们江南可是有名的女将军,女中英雄啊。到是大帅幼子,年纪尚幼,再加体弱多病,到如今也鲜有人见过真颜。”


“那其他两军阀呢,每天都是吴大帅,这战报每天都会贴出来,是谁都晓得的了,有没有什么新鲜的了。”一道清朗的声音打断了说书先生洋洋得意的夸耀。


“这,主要这俩军阀如此的不堪一击,屡次成为二位吴大帅手下败将,败军之将岂能言勇,因此在下实在不愿污各位之耳,未寻其事迹。”


众人哄笑,其笑声中夹杂着得意与自满。刚出声的少年暗暗的摇了摇头,起身出来茶楼。


“先生留步。”穿过一条小巷,就听见一个好听的女子声音从后面追来,少年依言停了脚步,回身,只看见身后并肩站着两个人。稍长的是个女子,一身红色骑马装,显得英姿飒爽。头发高高束起,一派西洋作风,倒是更衬得那张脸艳若桃李,妩媚动人。


不过他的注意力完全被那女子身边的少年吸引。那少年静静地站在一旁,那少年与他身高相仿,宽肩窄腰,一袭青衫更显得书生文弱。可那张脸,轮廓鲜明,浓眉冷目,鼻梁高耸,生生透出一股杀伐之气,但那若鸦羽般的长睫,紧抿着的嘴角却是天然的上翘,下巴上一道明显的美人沟,还有那若隐若现的浅浅酒窝,倒是把这人衬得可爱了不少。


“小姐有何事?”心里不知转过几千种想法,面上还是露出一个谦和的笑容。


“我叫云绮,是吴小姐的闺中密友,刚见先生在茶馆中摇头,不知先生对吴大帅治军有何看法?”


“云姑娘,在下林汇文,对吴大帅治军也是钦佩的很,江南六省不受战火波及,人人安居乐业都是吴大帅的功劳。在下摇头,只是为这江南六省人民被大帅保护的太好,完全把江南当作安乐乡,没有半点危机意识,若倒时候真出了什么事情,怕是难以指望了。”


云绮若有所思的低头思考,站在她身边的少年,缓缓开了口,声音低哑,带着难以言说的诱惑,“林先生有没有兴趣加入南洋军?”


“承蒙阁下看得起,不过在下对内斗没什么兴趣,若是有天国家有难,在下愿以骨肉之躯报效国家。”


“先生志向高远,不愿偏安一隅,在下可以理解。不过在下提醒先生一句,现在可不只是内斗,国家内部动乱,外贼必定入侵。我们现在做的,是要让我华夏民族不在四分五裂。”


少年言语坚定,眼神凌厉,林汇文被那个眼神刺激了一下,“在下明白。”


“希望我们还能再见。”


“一定。”



评论
热度 ( 8 )
  1. 团团球风轻墨 转载了此文字
    啊莫莫速度好快,搬完文期待更新( ̄- ̄)

© 团团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