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霆霆玉立】恨错难返(搬文完结)(慕瀚,些峰霆~

看文的小伙伴请支持【霆霆玉立】队——风流天下我第一,欲立霆霆上等人!

 

恨错难返(上)


大师兄,你在哭啊,你为什么会哭?


何慕半夜起身去喝了口水,不出所料何瀚书房的灯还亮得很璀璨,看了下挂钟的时间,显示的是凌晨三点整。


何慕叹口气,企业继承人,果然不是个轻松的活计。不过还好,这一切与他无关。


他是风流倜傥的何家二少爷,多金且英俊,有个很厉害的老爸和极为出色的老哥,这就够了。


至于家族企业继承人之位,劳心又劳力,他做不来也没兴趣。


但是他没兴趣,不代表有的人不心急。


“小慕你也不小,该去公司帮帮你哥。”


年轻漂亮的母亲小心翼翼的在晚餐间隙提起话茬,神色和蔼态度可亲,仿佛真的在叙述再普通不过的关心。


父亲的头发早已斑白,闻言点点头,嘱咐何慕几句言语,也算松了口。


母亲频繁示意的眼神,和掩饰不住的喜悦,让何慕莫名有点烦躁。


期间何瀚一言不发,表情淡然,偶尔和父亲交谈才带着一抹低调到难以察觉的笑容。


不要叫我师兄,你不是天墉城弟子,叫我大哥吧。


何慕的梦里惯例有一些零碎的画面和声音,醒来的时候忘记大半。起床喝水的时候,看见何瀚房间的灯依旧亮着,

门虚掩着。


何慕笃定自己被梦搅弄的神智不清,否则怎会鬼使神差般的推门进去。


何瀚见到何慕神情倒没多大变化,起身递给何慕份文件,神态从容,笑容清浅,“本来想明早给你的,这文件有助于了解公司运作情况。”


何慕简直要为何瀚的演技喝彩,在何瀚生母葬礼过后没几天,突然出现在家里的自己和母亲抢了他的父亲,现在连

属于他的公司也要掺合进去,还能这样滴水不漏的做事,何慕自认自己做不到十分之一。


“谢谢哥。”何慕也点头,心想自己脸上的笑容一定很虚伪。


我就知道大师兄大人有大量,不会生我气的。


醒醒……


昨晚有个书房的简单会面,回房间之后何慕理所应当的失眠了。到底是何家二少爷,公司准备的办公室大且舒适,采光极好,于是在这明媚的阳光下,何慕不负所望的睡着了。


“谁在叫我,好吵。”


“还睡?一会父亲来公司。”


“哥?我好困。”何慕揉揉眼睛,睡意更加浓厚,喊出哥完全是出自本能。


何瀚听到这句话有些许晃神,轻轻拍了拍何慕肩膀,何慕回应他的是逐渐绵长的呼吸声,竟然又睡熟过去。


微不可闻的叹口气,何瀚在沙发上坐定,思绪飘回遥远的午后。


别生气呀,大哥。

你让我吃什么苦都行,我就是不能挨饿,我打小就是这样。


这次失眠总算有迹可循,在公司被父亲抓到偷懒,晚饭一直在接受教导,吃得格外少。所以何慕其实是饿醒的,连做的梦都如此应景,冰箱里没有什么现成的熟食。何慕看看表,又是凌晨三点,多喝水咬咬牙准备挨过去的时候,却发现了不该出现在此的何瀚。


“小慕,你这是?”何瀚穿着休闲家居服,也许因为不是万年不变正装的缘故,整个人的气质都柔和起来。


“我饿了。”何慕理直气壮的回话,尤其是看见何瀚领口开合露出的锁骨。


“我也有点饿,那我们要不要自己做点什么?”


我是在梦游吧?自己一向严肃认真少有交谈的大哥,正揉着肚皮,眼睛里闪烁着星星,跟自己说饿。


最可怕的是我觉得有点可爱,何慕风中凌乱。


何瀚径直走向冰箱,拿出生食,准备做点简单的食物。卷起袖子露出的手腕白嫩且精致,于是何慕又一次需要静静。


最终何慕还是恢复神智,理由很简单,因为他再不恢复,他家的厨房就有可能被他哥弄到爆炸。


何慕拿出看家本领,一碗面条做的香飘四溢。何瀚一脸崇拜的站在门口远远瞧着。


之所以是门口,是因为何慕禁止他再进来制造混乱。


气氛出奇的好,这不正常,何慕心想。



恨错难返(下篇)

何瀚吃饱心满意足,眯眼笑的样子,活像一只刺猬,却露出软软的肚皮给你摸。

 

再看看一片狼藉的厨房,何慕忍不住打趣道:“哥,这么多年你熬夜,厨房现在还幸存真是奇迹。”

 

何瀚还没接话,何慕却已暗暗后悔,他们本就不是普通的兄弟,如此打趣已经过了平时的界限,只是说出口的话犹如泼出去的水,怎么收回?

 

何瀚眨眨眼,笑道:“哪有小慕你贤惠,当可嫁了。”

 

贤惠?没想到他这个大哥打趣起来丝毫不逊色于自己,何慕混迹欢场多年,表示不服,更何况这句话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

 

最终兄弟间的打闹以吵醒何慕的母亲为结尾作罢,年轻的母亲看到何瀚和何慕窝成一团,笑的开怀,幼稚的像个孩子一样互相瘙痒,莫名有些感慨。

 

何瀚第一时间沉寂下来,何慕刚想嘲笑他这么快就认输,一回头就看到站在楼梯口的母亲。

 

何瀚轻轻和母亲道歉,打扰她休息。无论是动作表情言语都完美到无可挑剔,可是何慕有些想念刚才笑出酒窝,牙齿白到闪光的阿哥。

 

何慕也依样画葫芦道歉,上楼的时候也一直走神。

 

走神一直持续到洗澡的时候,何慕狠狠滑了一跤,右手肘痛到钻心才有所清醒。

 

何慕心想,我们之间的沟痕这么深,哥你说怎么办好呢?

 

这是天墉城的剑法,原来你比屠苏还厉害。

可是你怎么喘得也这么厉害。

你要不要休息?

这很危险,走吧。

 

“项允超,你很闲吗?”何慕的语气算不上太好,任谁凌晨四五点才睡觉,七点就被吵醒也不会有好语气,更何况他的梦终于完整点。

 

“我说何小少爷,你不是忘记了今天车队比赛吧?上次意外输了那群王八蛋,这次一定要赢回来。”双方是多年损友,项允超对何慕丰富的夜生活了解颇深,也就好脾气的没有计较何慕的起床气。

 

只是他没想到何慕最近收心收身,昨晚只是发生单纯失眠而已。

 

何慕看了看自己未加处理的右手肘,肿得老高,动一动都成问题,还比赛车?

 

何慕病急乱投医,记得何瀚是学过些紧急处理的。冲进房里也没想太多,连敲门都忘记了。

 

白嫩的肩膀,纤细的腰身,即使是个背影,何慕也清楚听到自己吞咽口水的声音。

 

何瀚有些惊讶的转身,衬衫握在手中,看到何慕,带点询问的目光。

 

“哥哥哥,你换。。。换衣服,我先出去等你!”何慕几乎是落荒而逃,何瀚回身的时候,何慕似乎看到了腹肌,接着往上,打住,大早上年轻人火气就是旺盛。

 

何瀚看着急忙进门又出门的何慕,反倒有些摸不清他这个弟弟到底是哪根筋又搭错了。

 

“痛痛痛!哥你轻点,轻。。。点。”何慕痛到呼叫,一双大眼睛湿漉漉的沾染水意,望着何瀚可怜到极点的模样。

 

在这样的对视中,何瀚又心软下来,等等为什么用又?

 

“你这个样子,也比不了赛,不如我帮你?”

 

“哥,你认真的?!”

 

何瀚一身蓝色的赛车服,带着墨镜,显得人又酷又靓仔,跟前山路围观的小姑娘的欢呼声就可以知晓,何瀚这一身的冲击力。(装扮请参考洋河一号快递员)

 

漂移转弯,极其漂亮的车技,和项允超配合起来也天衣无缝,飙起车速也丝毫不逊色,赢得毫无悬念。

 

“师兄的车技还是这么好。”项允超亲密的攀上何瀚肩膀,语气熟稔。

何瀚脸上的表情,这是宠溺?

 

何慕皱眉,不着痕迹的打掉项允超的手,黑着一张脸提问:“师兄?”

 

“我跟师兄当初都跟过尧哥学车,只是后来师兄忙于公司的事。说起来你们一个姓?”项允超知道何慕有个比他优秀百倍的兄长,和自己一样在家里不受重用,只是没想到会是何瀚,一联系到会发现好多相似点,自己怎会如此糊涂。

 

“我哥都很多年不曾赛车,你这些年一直在玩,还是差很多。”何慕开启嘲讽功能,专戳项允超弱点。

 

项允超平时可是顶讨厌别人质疑他车技,没想到这次竟然笑盈盈的应声,“师兄自然比我厉害。”

 

失策,何慕懊悔。

 

“赢了比赛你不高兴?”何瀚本就心思玲珑,更何况何瀚黑气都差点在头上萦绕。

 

“赢了我自然高兴,但是。。。”

 

“所以?”

 

“没事。”何慕懊恼的把自己埋进床里。

 

哥,你真的不认我吗?

为什么,到底为什么不认我?

 

父亲病重得突兀,何瀚肩膀的重担又重了几分,人也眼见着消瘦。

 

年轻的母亲显然已忍耐不住,几番明里暗里的催促何慕,何慕漫不经心的应答,他志不在此。

 

但是被一纸失职甩出公司的时候,何慕还是忍不住吃惊。

 

他哥什么时候成了如此沉不住气的人?

 

不是没有想过被扫地出门的时刻,只是没想过会来得这样晚又这样早,

年轻的母亲止不住哭泣,忍不住暗暗埋怨何瀚的狠心。

 

何慕反而笑起来,哥你够厉害。

 

兰生,你长大了。

 

自己的梦做得越发清晰,梦里踏着剑光而来,对自己百般照顾的人,眉眼熟悉得可以在心里刻画清晰。

 

“你们?”公司里的元老拍桌而起。

 

看着何慕和何瀚止不住愤怒,居然被这两个岁数加起来没他大的人算计了一把。

 

调拨离间计奏效得很快,正当以为何慕完全为他所用的时候,却是兄弟俩联手给他凶狠一击。

 

他听信何慕的话大量购进的地产成了废墟,抵押在银行何氏的股份已被何瀚回收,他在何氏彻底无立足之地。

 

“我会亲自登门向母亲道歉。”收拾了叛徒,何瀚有些踌躇,毕竟自己似乎演戏太过。

 

“放心啦。”何慕笑得开怀。

 

这样真好,哥。

 

 

“醒啦?”项允超递给何慕一杯水,并无太好的语气。

 

“嗯。“何慕毫无生气的回应,眼睛呆滞。

 

“你已经睡了三天,师兄的。”项允超深呼吸一口气,抑制难以抵挡的

心疼感觉。“葬礼你不参加?”

 

“我做了个梦,要是真如梦里那般发展该有多好。”何慕面色更加惨白,话语中一丝生气也无。

 

何慕被亲昵之人的背叛冲昏了头脑,手段凌厉不留手段。他本就聪慧,用心自然顺手。加上自己流连花丛的时候认识不少酒肉朋友,关键时候竟然起了作用。

 

聪明反被聪明误,何慕痛到极致,嘴角竟然溢出鲜血。

 

家族遗传病,为什么只有父亲和大哥有,自己怎么没有?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为了护住一个这样的自己耗尽最后一丝心力。

 

记得狠狠把杯子摔碎在他面前的破裂,也记得争执时自己的口不择言。也记得自己跪在手术室外的无力与祈祷。

 

终究是恨错难返。

 

 

 

“你醒啦?”项允超放大无数倍的脸呈现在眼前。

 

“你从上飞机就开始睡,还一直念念有词,要回国激动成这样?”

 

“回国?”何慕还在痴傻状态。

 

“你睡傻了啊?听说今天你那个大哥来接你啊,我要见识一下。”项允超难掩好奇之色。

 

“不行,你回家去!”何慕想起梦境里的景色,果断拒绝了项允超的提议。

 

“哥。”保镖们都一脸吃惊,看到何慕树袋熊一样挂在何瀚身上,亲昵的样子简直让人嫉妒,看样子外界所传,这两兄弟不和都是假的。

 

何瀚犹豫片刻,还是伸手揉揉何慕的头发,“嗯,我在。”

 

哥,还好你还在,还好一切都只是梦,还好还来得及。


——————————————————————————————

解释:梦中梦来着,大家看懂了没呢~

一开始的合作是梦,弥补遗憾。

之后何慕醒来才发觉自己还在刚要回家的飞机上,重来希望可以珍惜一切。

逻辑已死,反正是梦境,轻拍么么哒。


评论 ( 5 )
热度 ( 81 )

© 团团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