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霆/苏越】急景流年第二部(搬文一章,二章)

请大家支持【霆霆玉立】队——风流天下我第一,欲立霆霆上等人!

 

第一章

 

迪丽热巴正在医院走廊里乱转,显而易见的暴躁情绪。毫无目的绕过几圈,终是不解气狠狠一脚踹在墙上,反而痛到自己哀嚎。



百里屠苏不太适合做这种安慰人的细致活,只好无措的随着迪丽热巴在这医院乱转。看到迪丽热巴恶狠狠的冲墙发泄心情不自觉打个冷颤,低低的唤了一声:“师姐。”



迪丽热巴因为疼痛反而冷静下来,依旧气鼓鼓的说话,“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狠心的人,可恶!”



“这个时候光气愤可不行,我们需要帮她。”熟悉的声音传进耳朵,百里屠苏的眼神瞬间亮了起来。



因为带着几分安抚人的意味,本就有些软磁的声音此时显得更加温柔,陈伟霆慢步走到迪丽热巴身边,拍拍肩膀以示安慰。



“她还好吧?”迪丽热巴收敛情绪,有些担心。



“医生在给她做全方位的检查,你进去陪陪她吧,我和屠苏回去整理案件,顺便去找Dr.乔看看伤痕的情况,看能不能正式立案。” 



陈伟霆轻轻嘱咐迪丽热巴, 结果陈伟霆还是不放心跟进医院内室,小女孩坐在凳子上乖巧配合检查。年仅六岁的孩童笑得小心翼翼,流露出不属于她那个年龄的成熟与悲哀,让人心生怜悯。



虐待女童的消息在报纸上渲染的沸沸扬扬,在回程的路上,陈伟霆不出所料的沉默,连来接人一向多话的马天宇也安静开车,手不自觉握紧方向盘,印出指痕。



沉默的气氛一直延续到警局,临近上电梯陈伟霆才开口说话,“我去找Dr.乔,你们处理下早上高空掷物那起案件的后续资料。”



“师兄我跟你去。”百里屠苏皱眉,手不自觉拽住陈伟霆的臂膀。



因为早上案件的影响,马天宇此时也没有打趣百里屠苏过于依赖自家老哥的兴致,微微点头,几人说定便分头行动。



陈伟霆在走路的间歇,抽出档案袋里小女孩的伤痕照片翻阅,终究忍不住愤恨,“怎么会有这么狠心的人,只是个孩子。”



百里屠苏却不自觉的走神,这一年经历过的事情远远超过自己想象。心魔缠绕,师尊的刻意安排,还有眼前的师兄。



上次抓捕行动意外重逢之后,百里屠苏格外珍惜,凭他的身手进入警局不算难事,更因为进重案组较晚,顺理成章的喊了一声师兄,也算成全自己最后一点私心。



“屠苏?”



百里屠苏回过神的时候,发现已经来到法医办公室门口,里面的人绝不可以大意对待。



敲开门后,熟悉的温润笑容,眼睛里闪烁着的智慧光芒,一看就容易让人心生好感。



当然,如果百里屠苏被眼前之人骗了大半生的账要另算。



回想起初次在警局见到乔振宇的时候,百里屠苏极力克制自己没有直接拔出焚寂动手。咬牙切齿的和警局里最受欢迎的法医打过招呼,直奔师尊处询问始终。



人的三魂七魄已然消散,怎么可能还会有转世?



师尊沉默半响摇头,他。



“屠苏,你在思索什么?”



百里屠苏从回忆中清醒过来,正好对上乔振宇清澈的眼眸,不着神色的把跟前讨论伤痕的陈伟霆往后拉开半米,加入讨论圈内。



陈伟霆一心扑在案件上没在乎,乔振宇也不介意屠苏的小动作,拿起陈伟霆带来的照片边比划边解说道:“她身上有很多瘀伤,你看这道又细又长,应该是被衣架之类的物价所伤而造成,而这道伤痕应该是被皮带抽打所造成。”



陈伟霆拧紧眉头,追问道:“这是一次性伤痕还是很多次造成的?”



“照伤口的恢复程度来看,应该不是一次造成的。”乔振宇继续翻医生给的验伤记录,慢慢答话。



乔振宇又似是想起什么,从档案袋抽出x光照片,“她的右腿大腿骨有骨质增生现象,应是曾经断过骨头,但是没有得到适当护理,只是自然愈合,所以合理怀疑是她可能长时间受到虐待。”



到底是谁,如此残忍?


——————tbc

 

第二章

 

白色警戒线圈出距离,围观的人群仍在喧闹,闪亮的红色警灯。地面的瓷砖已经用粉笔清晰的画出现场痕迹固定线,干涸的深红色血迹,宣告着这里曾经发生过的惨案。

 

 

“陈sir,前几天一直调查的高空掷物案件,这次不幸有人在下面经过,当场死亡。因为死因无可疑,没有传召Dr.乔。”应昊茗最先到达现场,简单向陈伟霆汇报下情况。

 

 

“这楼这么破旧,会不会是年久失修?”迪丽热巴从医院直接赶过来帮忙,看着摇摇欲坠的楼房提出异议。

 

 

“不会,你仔细看这砖头形状都跟这幢楼房有所不同,应该是恶意高空掷物杀人案件。”马天宇观察比较仔细,当时反驳回去。

 

 

陈伟霆点点头表示赞同,四处张望打量片刻,简单的下达指令:“Dilraba(注1)你负责询问目击证人,看看有什么发现,其他人跟我上天台看看。”

 

 

大致确定凶徒丢砖头的角度,百里屠苏开始不自觉想要使用灵力感知遗留痕迹。

 

 

陈伟霆注意到百里屠苏的动作,跟着半蹲下来,瞧着仔细的百里屠苏笑道:“这里不一定是掷物的楼层噢,要确定需要诺曼任务(注2)。”

 

 

百里屠苏疑惑,“什么?”

 

 

马天宇飘过来凑热闹,指指应昊茗,“他正在给法证部打电话,在回答你呐。”

 

 

应昊茗挂过电话,跟陈伟霆汇报,“测试有了结果,六楼的高度。”

 

 

知道确定掷物地点,大家开始行动起来,陈伟霆看百里屠苏还是一头雾水的模样,笑笑解释道:“诺曼任务是高空掷物测试,为了安全起见,法证部会找一个不伤害路人的地方,比如消防局的训练大楼。根据量出砖头坠地位置以及大楼之间的距离,再把同等重量的沙包从楼梯的不同高度掷下去,希望能把沙包丢到和案发地点同样的位置,这样就可以准确推测是从大楼的哪一位置丢出。”

 

 

百里屠苏点头,眼睛里闪烁着崇敬的目光,想起以前在天墉城陵越也是这般耐心和博学,“师兄好厉害,知道这么多。”

 

 

马天宇落在最后随口接话,语气里带着浓浓的自豪,“我哥当年可是警校第一名毕业,他让人佩服的地方还有很多。可惜啊。”

 

 

百里屠苏追问道:“可惜什么?”

 

 

马天宇流露出惊奇的表情,“你竟然不知道?”

 

 

“你们还不快点。”应昊茗回头,有意无意的打断这次对话。

 

 

马天宇耸肩,嘟囔道:“难道还有犯案完还留在现场的傻子嘛。”刚刚的话题却也知趣的没有继续下去。

 

 

百里屠苏心生疑惑,快步跟上陈伟霆。

 

 

追到六楼拐角处,却看到陈伟霆面色铁青,当时叛逆欺骗也不曾看过师兄这般动怒,心生惶恐的同时又有些担忧。

 

 

六楼居然真的有犯完案留在原地的傻仔,手中拿着和高空掷物相似的砖头,身着皮夹克,头发有一缕挑染成蓝色。

 

 

面容与身侧的马天宇有九成相似,但身上冷冽的气息却是马天宇那样温暖的人永远也不可能拥有的,晋磊吗?!

 

 

百里屠苏心下震惊,没成想这一世遇到的故人如此之多,只是晋磊与兰生互为转世,怎会出现在同一世?神情一变,思路已转换千百次。

 

 

陈伟霆专注的望着眼前的人,这也是他唯一一次没有注意到百里屠苏骤变的神情。拳头握在手中吱吱作响,指甲钳进肉里,语气是努力克制的冷静,“你怎么会在这里?”

 

 

马天宇却已耐不住怒火,大吼大叫起来,“是不是你高空掷物?早知道你不会改好! ! !”

 

 

眼前与马天宇相似的少年表情依旧平静,把握在手中的砖头扔在地上,发出很沉的钝响,紧盯着陈伟霆没有说话。

 

 

“天宇昊茗带他回警局接受调查,我和屠苏留在这里继续调查。”陈伟霆低头避开视线,语气平淡,人却已经冷静下来。

 

 

一直沉寂的少年终于开口,“威廉哥,这是物证俱在,还肯相信我的意思吗?”

 

 

陈伟霆回头,直视少年的眼睛,一字一顿的开口说话,“如果是你做的,我一定亲手送你进监狱。”

 

——————————tbc

 

注1:Dilraba是迪丽热巴英文名字,我不知道该怎么简称她好耶,你们觉得如果用汉语的话叫什么?

 

注2:专业知识来自法证系列。

 

 

评论 ( 4 )
热度 ( 32 )

© 团团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