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3生贺|苏越au‖花墙始于流氓

老婆么么哒,被亲了打算三天不洗脸可还行😂😂😂生日很happy,谢谢你的生贺w

岑良:

@芒果 脑公生快~我爱你一被砸!!!!٩(๑´3`๑)۶

这是个笨美人杀手摊上个流氓少爷被骗回家吃干抹净的故事。

《《《《《《《《《《》》》》》》》》》》


“彩云飞,蝶儿追,夕阳西下渡船归。”

“衣袂起,鱼儿坠,碧海烟波美人泪。”

“美人儿~美人儿~”

百里屠苏哼着小曲儿抛了一粒碎银子给船家,仰着脖子摇了摇手中的折扇,十二支扇骨一合,直接把挂着玉佩的扇柄咬在口中,撸了一把宽大的明黄锦缎袖子直接跳到岸上,站定之后心满意足地看着不远处窈窕伫立的烟雨楼。

“江南百里,江山半壁。”

这是一句流传了多年的俗语,据说百里家富有的连府上宴飨宾客的大厅地板都是用黄金铺成的。

生在温柔乡,长在黄金海,生下来就继承了这江山半壁的小少爷百里屠苏是个远近闻名的纨绔子弟,此人好游历,足迹遍布全国各地,最大的喜好就是逛青楼,全国最大的几家烟花之地都是百里屠苏经常光顾的地方。

这年他刚刚从京城应考而归,脚下还没有沾沾故乡的泥土就脱了缰绳似的奔向苏州烟雨楼。

百里屠苏心里各种畅想着莹莹姑娘喂酒,宝宝姑娘捶背,留一个如烟姑娘弹曲儿,刚刚重得自由的心里好不快活。

可是还没来得及远远跟老鸨打个招呼,周围一阵喧嚣嘈杂,便感到足下一轻,跟着就被拉到了一匹飞奔的快马上,一阵天旋地转,阵得他前天吃的粽子都块颠出来了,那人才一把把他摔在地上。

百里屠苏虽然机智的打了好几个滚,全身仍然摔得不轻,捂住胳膊嗷嗷直叫的时候,一把冰凉的刀刃就抵在自己的喉咙上,下意识的抓住那人体温微凉的手腕。

百里屠苏紧紧盯着那张惊为天人的脸,一瞬间有点恍惚。

身为江南最有钱的公子,被绑票的事他还是比较有经验的,所以被利器抵住脖子的时候才勇敢地没有直接晕过去,但是问题是,他这辈子见过那么多莺莺燕燕,美得如此清明绝厉的还是第一个,虽然说他是绑匪,但是百里屠苏居然已经开始考虑把绑匪娶回家的可能……

脖子上的利刃只是紧紧贴在自己皮肤上并没有往下的迹象,这才给了他的混账脑洞无限空间,握着那人手腕的手指开始被天性驱使而不受控制的摩擦,皮肤丝绸一般的触感让他想入非非。

虽然斗胆,小命还是要的,所以一旦面前的人突然皱了皱眉,他的动作立刻警惕地顿住。

“你不是韩云溪?”美人儿瞋目而视,眉梢眼角都是万种风情,百里屠苏心脏冷飕飕一抽,一想到夫君的名字可不能记错,立刻拔高了嗓音强调。

“本少爷怎么会是韩云溪!!!我是百里……”

美人儿没让他说完,收了匕首就站了起来,高高俯视着他,风把他水蓝色的衣裳下摆轻轻吹起,百里公子内心一片旖旎。

流纱广袖百褶裙,刺梅紫缎长筒靴,剑眉嗔怒而天生妩媚,柔唇微抿却隐若带笑。

百里屠苏拍拍脸,深觉自己病得不轻。

“也是,韩云溪怎么会是你这副模样。”

美人儿丢下一句轻飘飘的话就转身迈了出去,百里公子顿时有风中凌乱之感。

“本少爷什么模样哎!你说说清楚……你!”

百里屠苏厚脸皮地追了上去,没走两步就被石头绊倒,整个人扑在美人儿身上,两人抱在一起齐齐在地上滚了好几个圈之后,百里屠苏压在美人儿身上撑着地面抬起前身,发现身下的人嘶啦着声音,胸口起伏地厉害。

“你受伤了?!”

掀开美人儿衣裳下摆,发现他的腿腕处一片狰狞的血红。

“脱裤子吧!”

“什么?!”

“给你包扎。”

……

“杀手?陵越?”

百里屠苏摇摇头,表示没听说过,美人儿腿受伤了不方便行走,刚好给了他一个粘在他身边的理由,相处久了,倒发现这美人儿智商有点低低的。

“我家祖上三代都是大夫,以后你有个伤痛小病的,尽管来找我!”

“腿伤这么难治?”

“弄不好要落下病根的,轻功跟不上人家怎么追杀别人。”

“有道理哦。”

“夜晚听说苏州有鬼魅出没的,我怕,你在我这睡吧?”

“真的?”

“你不要穿裤子好了,天这么热,不利于伤口愈合。”

“你怎么懂这么多?”

“用手揉一揉好得更快……”

“你揉那里干嘛?那里又没受伤……啊……痒……”


……


“也不是非要做杀手,只是这样赚钱快一些,我从小就做这个,不知道还可以干嘛。”

两个人并肩挂在房梁上看风景,下面是人流涌动的街道,陵越咬了一口糖葫芦,晃悠着小细腿,紫色长筒靴包裹着纤瘦的腿肚,水蓝色衣摆缓缓滑下来,露出骨节突出的腿腕,另一只包裹着厚厚的纱布,盖在衣摆下面。

陵越觉得越说越没意思,索性闭了嘴看云。

百里屠苏凑了过去,握了握他的手,陵越无意识的回握。

“我有办法找到韩云溪,不过你得帮我个忙。”

“帮什么?”

“抢亲。”


方家大少爷方兰生成亲那天,整个苏州城都热闹了起来。

轿子上挂着的铃铛当啷当啷扰得陵越心烦,皱着眉头刚准备一个飞镖挑了去,没想到方一出手,轿帘一下子被掀开,百里屠苏探头探脑的还没反应过来,鼻尖一凉,耳鬓已经有两绺发丝被削了下来。

百里屠苏神态夸张的睁大眼睛大叫一声,手里的折扇直往胸口上拍。

陵越一身红衣坐在轿子中间,红盖头被他自己撩开,才一抬头,百里屠苏已然是一副笑意盈盈的样子。

娘子,你真好看。

“你为何也一身红衣?”陵越不无困惑地看着他,乌青发丝垂落胸前,肤色如雪,唇色如血。

“我堂弟兰生不想结婚,到时候我俩把新娘新郎调包,兰生就能趁乱逃出来了,他可是整个江南最博学的人,到时候可以请教他韩云溪的去处。”

陵越默然点头,纵使心中仍有疑虑。

直到高烛滴蜡,红泪软垂的时候,屋内焚香缭绕,百里屠苏一把把陵越推倒在床上。

陵越眨了眨眼睛,困得厉害。

百里屠苏在他脸上大大啵了一下。

“你这是做什么?”

“做戏给他们看,等一会他们放松了警惕,我们就出门找兰生。”

陵越软软的“唔”了一声,在百里屠苏吻上他的双唇的时候,中了毒似的浑身发软,渐渐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正午。

身下有异样的痛感,陵越揉了揉酸胀的腰,思考着昨晚发生的事,记忆中却是空白。

不一会儿,一个满脸喜气的老婆婆恭恭敬敬领了一排下人走了进来。

“夫人您醒了,请更衣吧。”

夫人?

陵越疑惑的看着来人,每个丫鬟各捧了一件物实,有毛巾,有脸盆,有衣服。

陵越掀开被子,瞬间黑了脸。




原来方兰生成亲这日,也是半壁江山的百里家小少爷成亲的日子,小少爷得宠,老爷便也没责怪少夫人是男儿身,一切进展的顺利,只是独独当事人被蒙在鼓里。

百里屠苏迈进房门的时候,陵越一脚踹上他的膝弯处,直把他踹得跪在了地上。

“你跟我说说清楚。”

陵越黑着脸,冰冷着语气,手里那把匕首闪闪寒光。


“你为什么要杀韩云溪?”

“受人所托。”

“非此不可?”

“也……不是。”

百里屠苏站了起来,陵越也没拦他。

他索性扶着陵越坐到床上,一只手缓缓附上陵越受伤的膝弯,一阵心疼。

“昨夜我见你浑身上下皆是伤疤……心中可痛,便想着,若这些伤都在我身上就好了。”

陵越深深吸了一口气,听他继续说道。

“以往我风流成性,哪一个青楼都想去逛逛,哪一个美女都想去见见,留恋烟花之地,纨绔奢靡,但自从见了你,便再也没想这些事。”

“此话……当真?”陵越有点震惊,有点羞赧。

百里屠苏点点头,脸颊上些许绯红。

“我成日想的事都是关于你,你身为杀手,脑子却慢,我想若你留在我身边,他日仇家找上门来,我也可以替你挡着。”

陵越轻轻打了百里屠苏一下,却忍不住笑了出来。

百里屠苏心里扑腾乱跳,握着陵越的手,托着他的下巴深深吻了上去。

他解下床上的垂帘,然后撸下陵越的发带,手指插进陵越凉凉的发丝中,缓缓滑到头。

陵越突然在百里屠苏腰上狠狠掐了一把,疼得他嗷嗷大叫。

“以后再见你去青楼,我一定杀了你。”

百里屠苏连声道“好好好”,然后急不可耐地继续干正事。

窗外阳光大好,两个人纠缠的身影落到墙上。

如画如花。






评论
热度 ( 148 )
  1. 团团球岑良 转载了此文字
    老婆么么哒,被亲了打算三天不洗脸可还行😂😂😂生日很happy,谢谢你的生贺w

© 团团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