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越/峰霆现代灵异破案】急景流年(11.12更新章十四(完整版)

焚寂的威力何其之大,陈伟霆用霄河硬接下来的时候手指震的发麻。

饶是陈伟霆经历过警校特训,仗着霄河护主的锋利,勉强接这一剑,现下手臂酸痛至发麻,便再也抵不住焚寂的任何剑招。

百里屠苏似是有些意外陈伟霆可以接下焚寂,停下思索片刻。

焚寂再次出窍,没有幻化剑招,单纯的直刺过来,简单却致命。

哐当。

霄河落地,声音沉闷。

嘀嗒。

鲜血顺着指缝剑身四散流出,陈伟霆紧握焚寂的剑刃,阻止它肆虐。

师兄!

百里屠苏喊出声的时候,显得极其慌乱。焚寂脱手落地,似乎不太满意身上沾满湿漉漉的泥土,打了几滚,直到碰触到霄河方才安静。

陈伟霆安静的看百里屠苏动作,看他启用法力幻化出布包,拿出金疮药绷带小心翼翼的为自己包扎。

四周的白雾似乎淡了些许,红玉已然消失不见,陈伟霆心下了然,只是还有几分计较。

若这是屠苏的幻境,那自己为何真实?若这是自己的梦魇,竟不自觉忧虑至此,未免太过。

“对不起,我以为你是幻境中的…很疼吧?”百里屠苏犹在懊悔莽撞试探,白白让梦魔钻了空子。

陈伟霆思绪转得快,看百里屠苏的愧疚之意差点写在脸上,没来由起了逗弄之意,“好疼哦。”

百里屠苏紧张的托起陈伟霆包扎成粽子的手,又不晓得能做些什么,只好轻轻的吹气,以期能减少疼痛。

从小到大经历过的伤痛不计其数,却很少有人如百里屠苏这般珍惜上心。陈伟霆心里柔软的一块似乎被轻轻吹过,温暖的一塌糊涂。

“图书……”陈伟霆挖出记忆深处的名字。

“我的名字是师尊所赐,寓意屠绝鬼气,苏醒人魂。”百里屠苏笑着答话,解释的神情却格外认真。

“图…苏……”

“屠…书……”

“……………”


“屠苏。”

陈伟霆一字一顿的发音,不时停下来征求屠苏纠正,直到把拗口的两个字念的发音标准又熟练。

百里屠苏嘴唇轻碰,又使了点力气,终于发音,唤他:“伟霆。”

“嗯,我在。”

陈伟霆应答的迅速,接着笑的毫无形象,露出来的牙齿白的发闪,右侧的酒窝越发明显。

百里屠苏其实不太懂陈伟霆在笑什么,只是突然发现,只要能一直看到他的笑容,其他一切也不太重要了。

“很悠闲嘛。”

不论电视剧还是小说都深刻证明过每当气氛良好的时候,总会有不速之客来打扰,此时也不例外。

百里屠苏既为剑灵,即使焚寂再不满屠苏刚才把它扔到地下的行为,在他召唤时还是乖巧的回到手里。

霄河不消说,不用召唤也乖乖的回到主人身边,陈伟霆左手握剑,缓步站定在百里屠苏身边。

梦魔依旧是红玉的样子,火色长裙及地,被黑气环绕有种奇异妖艳的美。

“这是我的世界,由我来做主。”梦魔摆出居高临下的姿态,周围的白雾又渐渐浓厚起来。

“噗…”陈伟霆不合时宜的笑出声,缓解了梦魔营造的惊悚的氛围。

百里屠苏投来询问的眼神,陈伟霆摆摆手,不打算解释听到梦魔的话跳戏到广告词。

梦魔的威胁似打在棉花上,恶狠狠的望向陈伟霆,“我的幻镜设定,一旦受伤,伤口永远也不会愈合。”

百里屠苏惊愕,急忙偏头去瞧陈伟霆,终于明白他即使不灵活也坚持左手持剑的原因。

右手的绷带已经被鲜血染红,血液不停滴落出来,把陈伟霆脚下的泥土染成深红。

陈伟霆不自然的冲他微笑,犹豫要怎么解释,“我以为一直流血很正常的,所以…”

百里屠苏恍惚。

他的师兄,

记得鸡丝粥香甜的味道,记得焚寂刺落的呼唤,记得夜半安心的软语,记得铁柱冠内不顾一切的保护,记得秦始皇陵断后的心痛,记得逆天改命的坚决,也记得离去时那一地的冰冷。

而陈伟霆,

他看出剑灵的身份,没有灵力还是硬接怨灵一剑,他在寒风中抱紧自己不肯放弃,他没有责怪自己用焚寂伤了他,他费力的读自己名字的正确发音,他笑的灿烂无比,他第一时间想向自己解释却没有在意伤口还在流血。

时隔千年,为何师兄你还是待我这般好?

评论 ( 6 )
热度 ( 36 )

© 团团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