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越/峰霆现代灵异破案】急景流年(10.23更新章十)

警界线已经架起,旁边围着看热闹的人群,冷漠而又欢愉。

“陈sir,死者女性,从六楼坠落,当时很多人在上班路上都看到,法证部的同事已经上坠落地点取证,法医正在检查死因。”迪丽热巴熟练的整合线索,快速汇报现场情况。

“好。从目击证人们中统计出一份最可靠的当时情景,顺便注意一下周围有没有什么异常。”陈伟霆同样熟练又快速的下达指令。迪丽热巴年轻貌美亲和力强,审讯很有办法,同时女生天生灵异的第七感也曾帮过大忙。

“陈sir。”应昊茗跟着法医检验尸体观察情况,看到陈伟霆走进来,起身招手。

陈伟霆摆摆手示意安静。

正在细心检验尸体的钱法医年岁稍大,却极其负责,他说出口的每句话都可以直接呈堂证供,具有法律效力。

“尸体松软的像个沙包,手指有骨折现象,背部着地。尸体肝温较高,真正死亡时间与坠楼时间吻合,应是被他人推下楼造成,当然不排除其他可能性。具体详细的验尸报告等我回去做完解剖再给你。”钱法医说这话的功夫一直在喘气,其实以他的资历完全不用出外勤,只是老人家坚持这样才能更好解读尸体。

陈伟霆不敢怠慢,嘱应昊茗帮忙运送尸体回去,顺便调查死者的详细资料,有没有仇家。

因为楼层高度问题,尸体没有被摔得完全血肉模糊,依稀可见是个十八岁左右的年轻女孩,手指向外翻折着,大睁的双眼不知是否在昭示失去的不甘,鲜血染红的衣衫可以模糊分辨出是卡通人物的模样。

接着白布盖上,尸体被运走。

陈伟霆叹口气,这样鲜活年轻的生命。有些事情即使看多少次也没办法麻木,暗下决心一定要还她公道,转身往楼梯走去。

楼梯空间狭小,有些东西很容易暴露。

“你这么跟着我也不是办法。”陈伟霆有些无奈看着身后闪躲不及时,被抓包的霄河剑。

霄河讨好的凑过来,又顾忌着不肯上前,十足的委屈模样,直叫人心软。

陈伟霆扳起脸孔,严肃道:“我有正事要办,你别跟着捣乱。”

陈伟霆走到六楼的时候,马天宇迎上来,为屋里忙碌的法证人员简单介绍,“这是这次案件的OC.sir.chen,这是法证B组成员。”

通常与重案组合作的都是法证A组成员,只是最近案件频发,开始混搭使用,马天宇人伶俐,嘴又乖觉,当下合作起来,也见默契。

“有什么发现吗?”陈伟霆打过招呼,便轻轻走到角落,很是安静,趁着间隙问马天宇情况,声音也是小小的。

法证B组显然没想到能得到搜查的全部权限,当下更加仔细的检查每个角落,只可惜还是一无所获。

陈伟霆迟疑的问出口,“死者手指已经骨折,这样的力度应该会留下些痕迹。”

“当时跳楼的时候正好有警察巡逻,封锁大楼没见到任何人出入。现在又一点痕迹也无,该不会是鬼怪索命吧?”马天宇联想一下觉得有些毛骨悚然,又往陈伟霆身边缩了缩。

“别胡说。”陈伟霆轻声呵斥,眉头紧锁。


天意事务所。


“屠苏哥哥已经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月有余,我好担心。”襄铃一边踮脚往门里窥探,一边和风晴雪商量。

“没关系,他平时闭关养伤也得好几个月。”风晴雪磕着瓜子,态度悠闲。

襄铃不太能理解,以往屠苏哥哥的事晴雪姐不是最上心的吗?

风晴雪淡定的拨打电话,“欠的九十七万什么时候还?”

应昊茗还来不及自报家门,就被风晴雪劈头盖脸的一番话搞得莫明其妙。

“风晴雪?上次警局不是已经打过三万解决这个问题吗?”应昊茗好脾气的回应。

“你自己签的合同事成一百万的,不信你来看?”

“我明明记得…”

“你记得什么啊?这是欺负我们小本生意。我要告你们警局。”

“不是这个…”

“我们都是拿命拼的,你们居然事成反悔?!”

“…………”

应昊茗被训斥的头晕目眩,脑袋里的条理都被拆碎,“那……?”


“也有个好办法不用还钱,你们警局还缺不缺人手?”现世的应昊茗依旧对风晴雪没有好感。

风晴雪心满意足的挂掉电话。

苏苏,路我已经铺下,若你不能解除心魔,就不要怪我洗清一切记忆,我只望你现世安稳。














评论 ( 19 )
热度 ( 37 )

© 团团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