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越/峰霆现代灵异破案】急景流年(10.14更新章六)

怨灵竟然接下了焚寂的全力一击,他快要消散的肉身竟然坚硬如铁,陈伟霆在一旁隐隐听到焚寂的悲鸣。

 

百里屠苏一击失败,来不及惊讶,便要对付刚刚被霄河清光击散疯狂朝两人涌过来的怨煞之气。

 

“师兄退后。”先机既失,百里屠苏无奈再次祭出焚寂,以霄河清光暂布结界。

 

陈伟霆虽然不曾见过如此景象,但多年来警校训练早已灵敏异常,急退到屠苏身旁,看他奋力操控焚寂,怨灵连受几击都不曾有事,反倒是焚寂一直在悲鸣,剑身开始出现裂痕。

 

百里屠苏早就心生奇怪,到底怨灵持有何物?

 

霄河在天雷渡劫时受过伤,撑不了太久。百里屠苏心下一横,决定赌一把,当下收回霄河,拉过陈伟霆急退。

 

即使情形紧急,心里清明之念还是护他周全,百里屠苏先把霄河塞进陈伟霆手里,用结界弹开他,回首才召唤焚寂归来,准备做最后一击。

 

黑气并不追赶堪称狼狈的两人,在怨灵手中逐渐成型,黑气缭绕的巨剑中央散发着幽幽红光,竟有和焚寂同鸣的振动。

 

百里屠苏心下了然,难怪怨灵受得住焚寂之利,他拥有的宝贝竟然是当年铸造焚寂遗漏下来的铸剑石,眼下只好试着利用焚寂做盾以期能挡其锋芒。

 

百里屠苏狠下心来准备硬接,身上红光更盛,眉间朱红反而渐渐消散。

 

“师兄———!!!”

 

百里屠苏预想中的疼痛没有到来,竟是陈伟霆横过霄河,硬替他接下这一剑,只是黑气勇猛,陈伟霆持剑的手臂已鲜血淋漓。

 

百里屠苏左手搂住已经站立不稳的陈伟霆,右手持焚寂接住随黑气消散而落地的铸剑石。

 

没有铸剑石护身,怨灵不过是小鬼一只,被怒极的屠苏运出的星蕴之力打得魂飞魄散。

 

“师兄,你怎可?”少年的声音有些哽塞,手忙脚乱的点穴止血。即使过了千年,怎么还是让怀中之人为他受伤。

 

陈伟霆没有作声,可见是痛得狠了,意识也有些模糊的征兆。

 

“师兄……”

 

“师兄……”

 

少年不间歇的呼唤,其中包含的深情眷念难以忽视,霄河的悲鸣振动越发清晰。陈伟霆张口吐掉血沫,费劲扯出一个酒窝,道:“你要是再不送我去医院,我可能真的因为失血过多而死。还有你身上的伤?”

 

百里屠苏身上红光渐消,白T恤染上的血迹格外显眼,破碎的布条掩盖的伤口深可见骨。

 

少年眼神微动,大抵知道陈伟霆瞧出了端倪,才会逞强用霄河接下那一剑,当下叹气应话,“没事,我立刻送你去医院。”

 

 

医院。

 

“屠苏哥哥你别担心。陵越大哥那么厉害,一定会没事的。你先处理下你身上的伤啊。”襄铃维持着狐形软趴趴的呆在风晴雪肩头,灵力过度消耗让她连说话都缺少力气,还是担忧着她的屠苏哥哥。

 

“苏苏,你也不想大师兄好不容易治好伤还要为你担心吧。”风晴雪看到百里屠苏抱着被鲜血染红衣衫的陈伟霆出来的时候,就知道有些事情即使历经千年也不会变,会刻进灵魂里成为本能。

 

风晴雪递过刚刚从怨灵那里得到的铸剑石。百里屠苏不语,但是从接过铸剑石的举动,证明他有听进去风晴雪的话。

 

 灵女布起结界,少年身上红光突起,焚寂身上裂痕一点点修复,铸剑石也跟随着一点点消散。

 

陈伟霆醒来的时候,天光已经大亮。看到轻轻伏在病床边的少年有些吃惊,慢慢记起昨晚的惊心动魄,费力坐起身来,想要抽出被少年紧握的双手,不料扯动了另一只肩膀的伤口,小小声的痛呼还是惊醒了本就浅眠的少年。

 

百里屠苏凑上前去,用灵力来查探伤势。

 

陈伟霆感觉到搭在脖颈的手指微凉,少年的神情无比严肃,白T恤依旧是受伤时的破碎模样,深可见骨的伤口却消失不见,连痕迹也没遗留。

 

 “你的伤?”迟疑了半响,陈伟霆问出口,从小到大的经历告诉他,只有直面问题才能得到答案。

 

百里屠苏摇头,并不说话。陈伟霆细瞧过去,发现少年眼底似乎结了一层冰,表情冷峻。

 

陈伟霆笑起来,大眼睛明亮得似有水光,右颊的酒窝深深,伸出未受伤的手臂到少年的眼前晃了晃。

 

“师兄?”百里屠苏没有反应过来。

 

“要不要拥抱一下?我在哦。”陈伟霆知道屠苏是在自责,想用句玩笑话缓解下气氛。

 

没成想少年毫不犹豫把他抱进怀,还巧妙的避开了受伤的手臂。陈伟霆能够感觉这是个有些发颤的拥抱,深深叹口气。

 

过了好片刻,发现少年完全没有松手的打算,陈伟霆无奈在屠苏耳边轻轻说话:“原来你有心跳的。”

 

“师兄。”屠苏闻言抬起头,却不肯松开眷恋的怀抱,距离极近,甚至连呼吸都开始交缠。

 

陈伟霆有些尴尬,伸手把少年推远了些,梳理下思路。“那把剑是你的,嗯怎么说才好,真身吗?”

 

“师兄是怎么发现的?”百里屠苏点头,眼神灼灼。

 

没想到百里屠苏承认得如此爽快,陈伟霆缓过神来,陷入回忆,“我记得那把剑被黑雾包裹的时候你的眉间闪过黑气,之后它出现裂痕,你拉我过来的时候你身上伤口流出来的血液已经滴落到我手上,只是你专心制敌发觉而已。”

 

百里屠苏叹口气,他的师兄永远这么聪明,看到陈伟霆被绷带缠绕的手臂,神色重新沉下去,“师兄,你不该接下那一剑的。”

 

“难道要看你死吗?”陈伟霆皱眉,如果焚寂剑断的话,是不是意味着眼前这个总是喊他师兄的少年会死?

 

“我不会,而且。。。而且即使我死也不许你冒险。”少年的目光格外坚定,神情严肃到完全联系不上玩笑。

 

陈伟霆觉得脑袋有些痛,一时间似是闪过很多画面,却完全抓不住。

 

“师兄!”百里屠苏接过陈伟霆突然软下来的身体,发现他的手臂上黑气弥漫。

————————————————————————————

很勤奋吧,快来夸奖我╭(╯3╰)╮

解密了,你们get到了吧~

上章忘记打tag简直被自己蠢哭,谢谢GN的提醒~

评论 ( 13 )
热度 ( 63 )

© 团团球 | Powered by LOFTER